忍者ブログ

2018

102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2011

0401

大家好~
我是克羅帕小朋友。

沒想到現在才看到香大師的作品(尖叫~~~~~)
真是有失禮數招待不周啊(成與誤用再現)

那廢話不多說,下面就請大家欣賞香大師的傑作!







「喂?」
 
早晨,帶有些睏意的聲音傳入金孝淵的耳朵,讓對方不自覺的提高音量。
 
「權俞利,今天有個工作你接不接啊?」
 
「什麼啊?」
 
「詳細情形待會順圭會去找妳說,快點起來了啊!」
 
『啪』的一聲快斷電話,還想問什麼的權俞利只能和話筒中的嘟嘟聲乾瞪眼。
 
「搞什麼?」俐落翻身下床。「金孝淵那傢伙從來都不把話說完的。」
 
簡單梳洗過後往和餐廳相連的簡易廚房走去,既然都被電話吵醒且告知某個小短身等會要來,還是準備些簡單的早餐吧。
 
火腿,煎蛋,法式土司和鮮奶,兩份簡便的早餐靜靜地躺在桌上,看了眼自己的傑作滿意地點點頭,權俞利這才開始準備每日早晨必喝的山藥汁。
 
門鈴在果汁機吵雜的運作聲中響起,拿起流理台上的抹布擦了擦手,權俞利前去開門。
 
「打擾了。」一道嬌小身影從半開的門縫鑽入,若無其事地走到餐桌前坐下,開始吃起早餐。
 
「呀,李順圭!!」妳也太把這裡當自己家了吧?
 
「我也要山藥汁麻煩了。」嘴巴還咬著半片法式吐司,Sunny泰然自若地說著。
 
「所以孝淵在電話中說的是什麼工作?」拿了兩杯山藥汁放到桌上,插了口煎蛋,權俞利問。
 
「她學妹常去的書店缺一個PT,」喝了口山藥汁,「每個禮拜三下午到晚上的班,時薪也還挺不錯的。」
 
「書店啊…」
 
不久前的每周三是權俞利一個禮拜最累的時候,那時的自己剛好需要大量的金錢因而找了個搬家的臨時工,當時和工頭協議好是每個禮拜三幫忙,去上第一次班之後權俞利很是慶幸當初有做這個協議。
 
當天結束之後硬被工人們拉去吃飯,席間工頭大叔們不斷稱讚著自己是少見的女性搬家高手,不當長期員工實在是太可惜了,畢竟可以和男性一樣搬那麼多重物的女子實在不多見。
 
呀,再怎樣我也是位芳齡21的少女啊!!
 
聽到那句話的當下權俞利悲憤地在心裡如此吶喊。
 
「那份工作目前還不知道是長期還是短期,聽說雇主要看妳的表現再決定。」
 
「怎樣,要接嗎?」李順圭來回看著空空如也的盤子和權俞利。
 
「要吃鍋子裡還有。」指向位於流理台上的平底鍋。「好啊,聽起來條件還不錯。」
 
「呀,李順圭,妳還自備保鮮盒外帶是怎麼回事!!!」
 
本以為Sunny吃不飽才好心提醒對方鍋子裡還有多一份早點的,沒想到那短身居然不知從哪裡拿出了個保鮮盒,開始默默地把鍋中的食物掃進盒中。
 
「我這是幫妳做公關,」拿筷子整理了下盒中食物,對自己高超的擺盤藝術感到很是滿意。「今天下午兩點要到那間書店,別忘了。」
 
走回餐桌順手把口袋裡,書店的地址拿給對方。
 
「做什麼公關?」
 
「呀,妳以為我無緣無故把新房客排在妳隔壁沒有原因嗎?」將保鮮盒塞入袋中,「我說妳啊,注意人家這麼久了,給我好好把握這次機會!!」
 
「我是要把握什麼機會啦?」
 
「真的是木頭耶妳…」整理好自己吃過的碗盤,李順圭走到玄關穿鞋。「記得準時去上班不要遲到啊。」
 
「我哪裡木頭了啊,喂!!」
 
回答權俞利的只有自己住處鐵門關上的聲音。
 
「那個死短身…」從以前到現在都只有聽過房客去房東家吃免錢的,哪有會來房客家吃免費早餐的房東啊!?
 
「而且還給我打包外帶!!」
 
不滿加重最後一句話的語氣,權俞利吃著自己剩餘的,注定吃不飽的早點。
 
 
 
 
結果還是逃離不了搬重物的命運?
 
四周成堆成堆的紙箱讓權俞利很是無奈,早上會答應順圭接此工作除了缺錢這個因素外,不用搬重物也是吸引自己很重要的原因之一。
 
只是當自己一跨進書店和老闆說是朋友介紹來應徵時,穿著打扮完全中年婦女的老闆娘竟默默拍了自己的手臂後說道:「身材挺結實的,今天剛進了一批書在倉庫去幫我整理整理吧。」
 
「還愣在這幹麻,快幫我把這箱書拆開放到推車上去!!」
 
「知道了。」
 
用方才同事給的美工刀割開紙箱,權俞利將書整綑扛起放到推車上,好讓其他同事推進店裡整理擺放。
 
「辛苦了,這是今天的工資。」
 
直到快關店前才有辦法喝口水坐下休息,權俞利深深覺得金孝淵和李順圭介紹這個工作給自己是整人的。
 
「謝謝。」收下薪資袋,礙於禮貌的緣故不敢當面察看裡頭的金額。
 
「今天剛好遇到每月的進貨日,辛苦妳了,」只見老闆娘從衣服口袋中掏出張紙遞給自己。「這是店內書籍的擺放位置圖這禮拜回去好好背一背,下禮拜就要請妳整理店內書籍了。」
 
「謝謝老闆娘。」知道老闆娘這番話的含義,權俞利趕忙起身道謝。
 
「時間也不早了,快回去吧。」
 
收拾好隨身物品後走出書店,迫不及待打開信封數著,而後有些驚訝地張大嘴巴。
 
是比自己預期還要好很多的數目。
 
這樣下去說不定可以比預訂的時間還要快達成目標?
 
邊將薪資袋收回隨身的側背包中,眼角餘光瞄到了熟悉身影…
 
「Tiffany…」
 
「權俞利!!!」
 
正要追上前的步伐被身旁突然冒出的喊聲打斷,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崔秀英和林允兒,權俞利愣了愣。
 
「妳們怎麼會在這裡?」
 
「孝淵姐姐說妳今天又找到一份新工作啊。」親暱環上對方手臂,林允兒腹黑地笑了。
 
「我們去吃宵夜!!」在兩人後頭的崔秀英推著兩人走了起來。
 
「先說好今天我不請客喔,妳們知道我最近為何這麼需要錢。」
 
「知道啦知道啦!!」
 
「俞利姐姐,那家書店裡頭有美女嗎?」
 
「林允兒,妳已經有西卡了喔。」
 
「有的話介紹給我們認識看和妳搭不搭啊…」
 
「秀英姐姐說的沒錯!!!」
 
「呀,明明就是妳們自己想看,別把我扯進來!!」
 
「就算有也不告訴妳們。」
 
「這樣還算兄弟嗎,權俞利?」
 
「對啊對啊,這樣太不夠義氣了俞利姐姐。」
 
「妳們到底還要不要吃宵夜啊…」
 
 
 
 
書店的工作在權俞利豐富的打工經驗下很快就習慣了,如此強大的適應力讓老闆娘很是滿意,一直追著自己問要不要多上點班,而權俞利總是委婉的拒絕。
 
畢竟這份兼差可是自己硬擠出時間接下的啊。
 
「這本書應該是放…」
 
看著封面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字母,權俞利邊皺眉邊在書櫃之間搜索著。直到第一次打工結束當晚,權俞利躺在床上攤開老闆娘給她的資料才發現,自己新工作的地方是一家販賣大量原文書的店。
 
想起剛入大學時,學姊和自己推薦過想要原文書的話,學校附近有家種類齊全價格也公道的店,只要去那裡買就好了。但後來權俞利發現,自己讀的科系都是以實作為主,上課用到書的機率根本不大,也就漸漸遺忘這件事了。
 
不過上班後權俞利倒是得到了很好的福利,在老闆娘的默許下,書店的員工都可以將店裡的書帶回家看,只要按時歸還就好了。看著封面『進階攝影,光和影的運用。』幾個大字,權俞利立刻選定這本書為今晚的睡前讀物。
 
在正確的書櫃前停下,權俞利連忙將同類別的書,按照出版社依序擺放整齊,再次確認沒有遺漏和錯誤後,推著車往下一區前進,卻在轉角處撞見了某人。
 
黑髮及肩的女性正踮腳,試圖拿取以自己身高而言有點吃力的書籍,穿著緊身牛仔褲的雙腿因踮腳的動作更顯修長…
 
權俞利,現在不是看美女的時候吧?
 
「徐玄啊,妳來的正好,那本書我拿不到啊。」
 
正要繼續的腦內對話被那位女士打斷,權俞利連忙上前把對方想要的書取下,遞上。
 
「謝謝,俞、俞利!?」
 
轉頭,本以為方才用眼角餘光看到的是今天和自己前來的朋友,沒想到居然是權俞利,黃美英有些驚訝的看著對方。
 
「妳怎麼會在這裡?」
 
「我在這裡打工啊,」把推車裡,屬於這個書櫃的書擺上。「大概兩三個禮拜前的事。」
 
沒料到剛剛在心中讚嘆腿部線條優美的女子居然是自己的新鄰居,權俞利只好假裝專注在工作上,掩飾尷尬。
 
「妳呢,」持續手上的工作。「怎麼會來這裡買書?」
 
「我常常來這裡買書啊。」
 
「因為妳比較習慣看英文的嘛。」想起西卡和自己說過Tiffany到高中之前都住在美國,權俞利恍然大悟。
 
「妳怎麼知道?」
 
「西卡和我說過。」往下個目的前進,同時把Tiffany手中的書放到自己的推車上。
 
「那我上個禮拜來的時候怎麼沒看到妳?」
 
「我只有每個禮拜三上班啊,」再度停下。「我其他時間在別的地方打工。」
 
「俞利,可以問個問題嗎?」對方轉頭過來看著自己。「妳為什麼這麼愛打工啊?」
 
「那是因為…」
 
「姐姐,妳選好書了嗎?」剛要回答的話被打斷,只見一位面貌清秀的女孩出現在自己身後問著Tiffany。
 
「俞利姐姐!?」
 
「小賢?」
 
「妳們兩個認識?」
 
世界會不會太小了?
 
 
 
 
「歡迎光臨。」自動門開啟的聲響讓權俞利從書中抬起頭,發現來者是熟悉的人,權俞利笑了笑。
 
「妳要的書在這。」從自己身後,專門預留顧客訂購書籍的書櫃抽出幾本書,遞到收銀機前,正打算翻找錢包結帳的女孩手中。
 
「小賢呢,」接過對方給的大鈔,權俞利順口問著。「今天沒跟妳來?」
 
「她說有個舞蹈社的學姐今天要比賽,她很久以前就答應要去幫她加油了。」
 
「今天要不要一起吃晚飯?」
 
要將包裝好的書遞給Tiffany的手停在半途,權俞利想了下溫溫地笑了。
 
「如果妳願意等我下班的話。」
 
和自己的新鄰居是怎麼變熟的?權俞利沒有細想,但多半都是因為這個新工作吧。自從Tiffany知道權俞利每個禮拜三都會在書店上班後,每周三來書店光顧成了她的固定行程,通常來的時候都會有徐賢的陪伴,偶爾當徐賢有事時,Tiffany也會自己前來,久而久之兩人就漸漸熟了。
 
慢慢熟識之後,權俞利發現Tiffany是個有點難以形容的女孩。然而,最初引起權俞利注意的卻是徐賢的不對勁。和自己及姐姐們出遊時不同,小賢每次和Tiffany來書店時,眼神中總是充滿著擔憂。
 
是的,就是那種害怕Tiffany會在書店裡發生什麼狀況般的,擔憂。
 
徐賢眼中的擔憂讓權俞利不自覺將心思放到了Tiffany身上,沒想到好奇心卻讓權俞利發現了對方眼中的悲傷,縱使很些微但還是捕捉到了。
 
「明明在書店以外的地方看到我都會笑得很開心的啊…」左手托著下巴,手指輪番點著臉龐,內心懷疑起自己的魅力來了。
 
在離收銀台兩個書櫃的距離,Tiffany正翻著最新進的英文科幻小說,一旁半人高窗戶灑進的午後陽光,圍繞在穿著白底碎花襯衫和深色緊身牛仔褲的Tiffany身上,腳下那雙靴子上頭的流蘇也仿若閃耀著金色光芒。
 
「小姐,請問有這本書嗎?」
 
闖入視線的白色字條喚回權俞利不知飄向何方的思緒,對客人說了聲稍等一下我幫您查詢後,就忙於敲打鍵盤和流覽螢幕的權俞利,當然沒有察覺到Tiffany凝視她的雙眼和嘴角那抹上揚的弧度。
 
夏末初秋的晚風總是涼爽,在書店附近飽餐一頓的兩人此刻正在漫步於人行道上,牽著彼此的手走著。至於那手是怎麼牽在一起的,Tiffany記不太清楚了,或許是在方才過馬路時自己腳步慢了一點,手就被走在前方的人握著了吧。
 
隨著自己去書店的次數越來越多,和新鄰居也就越來越熟悉,不知不覺就成為就算碰觸彼此身體也不會尷尬的狀態了。好久沒有如此悠閒的享受季節轉換所帶來的美好,Tiffany忍不住放慢腳步。
 
感受到身旁突然趨緩的步調,權俞利用眼角餘光偷偷打量著此刻新鄰居的神情,縱使臉上的表情放鬆了許多,雙眸還是有股難以掩藏的悲傷啊…
 
「俞利姐姐,妳有空的話可以多關心帕尼姐姐嗎?」某日,徐賢趁Tiffany在專心挑書時把權俞利拉到一旁小聲叮囑著。
 
「權俞利,妳給我好好照顧帕尼知道嗎?」前幾天晚上,自己和林允兒自咖啡店下班後,等著和允兒一起回家的西卡語氣兇惡地要脅著。
 
「俞利啊,妳有空就多關心一下新鄰居啊。」今天早晨,跑來自己住處吃免費早點的李順圭語重心長的講著。
 
如果單一人跑來和自己這麼說,權俞利把這件事放在心裡的機率是不會太高的,但假如有三個人和自己這樣說的話…
 
「拜託妳了俞利姐姐,畢竟帕尼姐姐現在可能只會聽妳的了。」聽到Tiffany呼喚自己的聲音,徐賢在離去前再次拜託自己。
 
「要是讓我發現帕尼又不開心妳就完了,權俞利。」牽著林允兒的手離去前,鄭秀妍再度警告著自己,讓權俞利覺得那日夜晚特別寒冷。
 
「如果新鄰居她還是不開心的話,妳下個月的房租會很可觀喔。」身旁放著裝了早餐的保溫盒,李順圭在穿好鞋要離去前,面帶微笑提醒著自己。
 
假如是三個人來和自己說要多注意Tiffany的話,權俞利想不注意都難,注意時還會納悶是否自己太過冷淡,才導致大家都這麼對她說?
 
「帕尼啊,陪我去河堤走走好不好?」轉頭朝對方笑了笑。「難得今晚天氣不錯。」
 
「那可以先去下便利商店嗎?」
 
 
 
 
步出便利商店,權俞利看著手上多出的塑膠袋,內心情緒有些複雜。除了原先就幫Tiffany拿著,對方在書店買的書之外,剛多出的袋子裡頭裝的是滿滿的啤酒。凝望那道從商店緩慢走來的身影,權俞利再度牽起對方的手。
 
是因為超商冷氣過強的關係嗎?Tiffany的手比自己印象中還要冰冷,思及此,權俞利不自覺加重了手中的力道。
 
發現對方的異狀,Tiffany抬頭看著權俞利的側面,從方才離開超商到現在漫步於河堤上的路程裡,兩人沒交換過任何一句話語,和權俞利連接的手掌,傳來股怎麼也無法忽視的溫暖,Tiffany緩緩開口。
 
「俞利,我們去那裡坐一下好不好?」
 
視線順著Tiffany指的方向看去,那是河堤邊為了讓大家休息所造的石階,離兩人最近的那階,每隔一段距離就立著高度到一般人膝蓋的路燈,在昏黃燈光的照射下,石階閃耀著點點白光。
 
「好啊。」
 
坐在石階的最下層,權俞利放下手上的袋子,拿出一罐啤酒遞給Tiffany,自己也開了一罐。
 
「乾杯。」
 
鋁罐的碰撞聲在河堤清澈迴盪著,不知為何而乾杯的兩人同時喝口啤酒後笑了笑,觀看起漆黑的河面。明瞭身旁的人沒有說話的情緒,權俞利也很配合地沉默著,順手撿起腳旁的小石子,平行甩到河面上,安靜打著水漂。
 
一個,兩個,三個,四個…
 
數著瞬即而逝的水漂,Tiffany想起幾個月前的那個午後,和今日相似的天氣,和現下一樣的地點,走在前頭的金太妍手中拿著剛完成的素描作品,轉過身來朝自己露出抹微笑後說:
 
「美英啊,畢業後我們一起出國好不好,妳繼續攻讀商科我來賣畫,」在自己唇上留下一吻,「等存夠錢了就買個房子,一起住在那裏。」
 
Tiffany永遠記得那日夕陽照耀下,金太妍的酒紅色髮絲閃耀著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色彩,Tiffany深信那就是永恆,屬於自己和金太妍之間的永恆。
 
面對眼前深不見底的河面,Tiffany有過多情緒堵在胸口無法宣洩,究竟是從何時開始,自己和金太妍之間隔了道有如面前的河般,漆黑又令人恐慌的沉默?明知戀人心中有煩惱的事,詢問了卻永遠無法得知答案,Tiffany不只一次問過自己,這種關係到底是不是原先自己想要的?
 
這種看似很開心地聊天,令旁人羨煞不已地恩愛著,卻永遠無法觸及對方內心的戀愛,是自己想要的嗎?
 
想起金太妍和自己提分手的那日午後,當下的Tiffany清楚明白就算金太妍不提分手,日後兩人還是會因為距離而結束戀人關係的。
 
Dae Dae只是再次選擇當壞人罷了,就像以往兩人爭吵時一樣…
 
往身旁的袋子探了探,發現滿袋啤酒早就一罐不剩,權俞利有些驚訝地轉頭,目光來回在Tiffany周遭成堆的空啤酒罐和自己手上僅有的鋁罐間,正想開口詢問對方沒事吧要不要回家了,肩上先感覺到ㄧ股不屬於自己的重量。
 
看著頭靠在自己肩膀的Tiffany不知該說什麼,權俞利再次拾起腳邊的小石子,打著水漂。
 
一個,兩個,三個,四個…
 
撲通,撲通,撲通,撲通…
 
一滴,兩滴,三滴,四滴…
 
一抹濕意自肩上蔓延開來,權俞利頓了頓後,持續若無其事地打著水漂。
 
那夜,如同Tiffany忘了自己哭了多久般,權俞利也忘了自己打了多少個水漂。
 
PR
Post your Comment
Name:
Title:
Font:
Mail:
URL:
Comment:
Pass: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無題
更新了
yuri阿 要記得那三人跟你講的事喔
多關心照顧帕尼 不要讓她不開心
阿咪仔 2011/04/02(Sat)00:20:37 編集
請問
請問可否轉載你的允帕尼文呢?
好喜歡那淡淡的感覺。
CLIO_SHU 2011/04/03(Sun)06:49:04 編集
帕尼哭吧(推權呆過去
權呆,帕尼就交給你關心了
要讓她開開心心的哦
這裡的帕尼酒量可真好
啤酒真的喝不醉嗎= =;
嗶啵猴 2011/04/18(Mon)11:58:45 編集
無題
權呆要好好的解開帕尼的心結啊
大師加油!
啊屁 2011/04/28(Thu)13:46:18 編集
trackback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:
愛與正義的小黃瓜狂熱
HN:
人人是大師,老師我愛你~
趣味:
小黃瓜
自己紹介:

同人性質有/任性至上主義

※關於本站請看分類

「愛好小黃瓜的快樂夥伴們 」
「小黃瓜種植心得 」
「小黃瓜加工產品 」

年下攻大好~
小黃瓜大好~

連絡信箱:
soshiinluv@gmail.com
小黃瓜種植期間
09 2018/10 11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
最新食用心情
[04/04 拳臨掙今凰]
[03/23 noname]
[03/15 life]
[02/09 阿咪仔]
[02/08 加菲]
小黃瓜收成量
小黃瓜棚

( 農作管理處 )
忍者ブログ [PR]
* Template by TMP